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更多》投资推荐
  • 此栏目下没有文章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投资协会投资咨询专业委员会 >> 海外投资 >> 正文
2016年度中国海外投资国家风险评级发布
更新时间:2015-12-30 11:13:47来源:互联网

2016年12月28日,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发布了“2016年度中国海外投资国家风险评级”。发布会由张宇燕所长致辞,姚枝仲副所长主持,张明作为团队代表发布了评级结果。这已经是该团队连续第三年发布中国海外投资国家风险评级。

中国企业海外投资外部风险显著提升。

中国已经是全球第三大对外直接投资国(按流量排序)。但在对外直接投资迅速增长的同时,中国企业海外投资面临的外部风险也在显著提升。缅甸密松水坝项目停工、斯里兰卡重新评估中国援建港口项目、中澳铁矿百亿减值、墨西哥高铁项目被无限期搁置等事件,均成为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受阻或失败的典型案例。因此,做好风险预警,进而准确识别与有效应对相应风险,是中国企业提高海外投资成功率的重要前提。

风险评级体系包括经济基础、偿债能力、社会弹性、政治风险、对华关系五个维度、共41个子指标,涉及57个国家。

社科院世经政所国际投资室团队,从中国企业和主权财富的海外投资视角出发,构建了经济基础、偿债能力、社会弹性、政治风险和对华关系五大指标、共41个子指标全面和量化评估了中国企业海外投资所面临的战争风险、国有化风险、政党更迭风险、缺乏政府间协议保障风险、金融风险以及东道国安全审查等主要风险。该评级体系通过提供风险警示,为企业降低海外投资风险、提高海外投资成功率提供了参考。

该评级体系纳入了57个评级国家进入样本,全面覆盖了北美洲、大洋洲、非洲、拉丁美洲、欧洲和亚洲,占到中国全部对外直接投资存量的85%。这57个评级样本中还包括了35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占中国对所有“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海外直接投资规模的97%。

总体评级结果:德国是唯一AAA级投资目的地,英美排名有所上升。

从总的评级结果来看,发达国家评级结果普遍高于新兴经济体,投资风险较低。其中排列前10国家均为发达经济体,德国、美国和英国为前三名。与2014年相比,在剔除了新加入的国家之后,除了德国相对排名不变外,其余国家相对排名均发生了变化。其中,美国、英国等16个国家的相对排名上升,柬埔寨、印度和老挝3国的级别上升;澳大利亚、新西兰等19国的相对排名下降。

发达经济体情况与2014年类似,一般经济基础较好,政治风险较低,社会弹性较高。但与2014年相比,出现了一些新的积极变化。一方面,发达经济体持续复苏,偿债能力有所好转;另一方面,受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影响,部分发达经济体虽然仍对中国投资怀有疑虑,但对华关系有所好转。未来,世界经济将在很长一段时期内处于低速增长状态,包括发达经济体在内的所有国家都在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而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为此提供了有利契机。与此同时,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推动成立了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并吸引了除美国和日本之外的主要发达经济体加入。

新兴经济体经济基础较为薄弱,较多不稳定因素导致政治风险较高,社会弹性较差,偿债能力分化较大,但与中国关系一般比较友好。未来新兴经济体依然是中国海外投资最具潜力的目的地,尤其是对战略资源和市场寻求型投资以及基础设施领域的投资而言。2015年,新兴市场经济增长继续整体放缓,这一状况可能在较长时期内得以持续。随着美联储进入加息通道,新兴经济体资本外流风险上升,同时由于美联储与其他主要央行货币政策分化,美元有望进一步升值,这加大了新兴市场汇率风险。在经济下行期,新兴经济体存在的深层次结构性问题更需要通过不断改革得以解决。对在新兴经济体进行投资的中资企业来说,需要密切关注美联储加息对东道国可能引发的负面影响,例如私人和主权债务违约、基建工程合同违约、资本项目管制强化和企业营业收入锐减等风险。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风险评级:低风险级别仅有新加坡一国。

从总的评级结果来看,低风险级别(AAA-AA)仅有新加坡一个国家;中等风险级别(A-BBB)包括28个国家,占35个国家的绝大多数;高风险级别(BB-B)包括6个国家。

“一带一路”国家中多为新兴经济体,仅有个别发达经济体,而发达经济体评级结果普遍好于新兴经济体,投资风险较低。希腊虽然作为发达经济体,但受债务危机影响,级别评定较低。新加坡、以色列、捷克、匈牙利和希腊作为“一带一路”沿线上为数不多的发达经济体,对“一带一路”倡议持有浓厚兴趣,尤其是新加坡、以色列和匈牙利已成为亚投行的创始成员国。

新兴经济体作为“一带一路”的主体,经济基础薄弱,经济结构单一,尤其是基础设施供给严重不足,急需外部资金的进入以拉动区域经济发展,而这也是“一带一路”倡议实施的基础。但是由于其内部缺乏社会弹性,同时偿债能力差,政治风险高,尤其是中东国家常年战乱不止,都为“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增添了不确定性。特别需要提及的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对华政治关系分化较大,既有与中国特别交好的巴基斯坦、老挝等国家,也有对中国有所警惕和不信任的国家,如印度等。

目前,国内社会各界对于“一带一路”倡议实施效果最大的顾虑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投资风险。从社科院世经政所张明团队的评级结果来看,低风险评级国家仅有新加坡一家,高风险评级国家也只有6家,其余的28个国家均为中等风险国家。未来,中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投资可因势利导、因地制宜,根据国家风险水平的不同适当调整投资决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