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更多》投资推荐
  • 此栏目下没有文章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投资协会投资咨询专业委员会 >> 海外投资 >> 正文
我国对外投资新趋势:集中五大行业 央企占比下降
更新时间:2015-1-14 12:07:40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中国对外投资新趋势:集中五大行业,央企占比下降

  核心摘要:曾经支撑中国经济发展的要素FDI和代表中国资本实力的对外投资,在经济“新常态”的背景下,也呈现出新的发展趋势。2014年对外投资有望与吸收外资持平。

  在对外投资方面,中国“走出去”的步伐明显加快,跨国并购成为对外直接投资的主要方式,投资集中在租赁和商务服务业、金融业、采矿业、批发和零售业、制造业等五大行业,2013年,这五大行业占我国对外直接投资存量总额的83%。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趋势是地方企业、非国有企业的身影增多,改变了以前主要靠央企、国企“走出去”的局面。 2013年地方企业非金融类对外直接投资存量为1649亿美元,占比达到30.3%;在流量上,地方企业非金融类对外直接投资流量达364.15亿美元,占中国非金融类对外直接投资流量的39.3%,其中,广东、山东、北京位列前三。

  21世纪宏观研究院分析师 耿雁冰

  特约分析师 张梦洁

  中国吸引外资(FDI)和对外投资基本平衡,甚至在未来的某个节点,后者超越前者形成资本净输出格局,将成为中国对外投资的“新常态”。

  “利用外资规模连续23年保持发展中国家首位,非金融类对外直接投资保持较快增长,即将迎来双向投资的首次平衡。”商务部部长高虎城在2014年商务部党组扩大会议上表示, 2015年主动认识新常态、适应新常态、引领新常态的一大措施,就包括构建“引进来”和“走出去”基本平衡的投资促进体系。

  从日前召开的全国商务工作会议透露出的信息来看,2014年对外投资有望与吸收外资持平,中国或改变过去20多年来作为全球主要FDI目的国的角色,变身为全球FDI的重要来源国。

  联合国[微博]贸易与发展会议此前发布的《2014世界投资报告》也预测,发展中经济体吸引FDI拐点将至,其中FDI最大目的地——中国——可能最快在2014年由FDI净流入国转为FDI净流出国。

  基于此,这种趋势性变化的背后,中国吸引外资、对外投资有哪些新趋势?从中透露出中国经济发展的哪些变化?

  1.中国将成资本净输出国

  在FDI规模连续23年保持发展中国家首位的同时,中国也成为了全球第三大对外投资国。根据《2013年度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统计公报》,2013年,在全球外国直接投资流出流量较上年增长1.4%的背景下,中国对外直接投资流量创下1078.4亿美元的历史新高,首次突破千亿美元大关,同比增长22.8%,连续两年位列全球三大对外投资国。

  观察最新数据可以看出,2014年对外直接投资和实际使用外资总规模非常接近,而且商务部一般统计的对外投资增长数字只是非金融类的直接投资。

  2013年前11个月,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和实际使用外资金额分别是802.4亿、1055.06亿美元,两者相差252.66亿美元。而2014年同期,这两项数据分别是898亿、1062.4亿美元,两者相差164.4亿美元,差额较同期缩减了88.26亿美元,将近54%的幅度。

  商务部数据显示,2013年,我国境内投资者共对全球156个国家和地区的5090家境外企业进行了直接投资,累计实现非金融类直接投资901.7亿美元,同比增长16.8%;实际使用外资金额1175.86亿美元,同比增长5.25%。两者相差274.16亿美元。

  目前,2014年全年数据尚未发布。而若拉长时间段,对比FDI、对外投资的话,2003-2013年,FDI年均增速为7.92%;与FDI增长情况相比,对外直接投资(非金融类)规模扩张迅速,年均增速为45.42%,这一增速约是FDI的6倍(表2)。

  2003年,中国FDI和非金融类对外直接投资的差值为506.55亿美元;2013年,这一差值已缩小至274.16亿美元,11年间两者差距消减近一半。由此可见中国“走出去”的速度,这也意味着,中国成为资本净输出国指日可待。

  2.超过八成FDI来自亚洲

  十六大以来,中国吸收利用外资已从弥补“双缺口”为主转向优化资本配置、促进技术进步和推动市场经济体制的完善,规模和质量得以全面提升。

  FDI的质量效益具体表现在利用外资的结构方面。

  一方面,在外资来源方面,来自亚洲地区的外资规模稳步提升。亚洲外商直接投资由2004年的占62.10%提高至2013年的80.51%,而来自北美、欧洲的外商投资额则由2004年的16.12%,下降至2013年的9.3%。

  随着“一带一路”战略的推进,亚洲地区将是中国今后对外开放的重要区域。

  其次,在外资利用的产业结构上,同整个中国经济结构调整相同步,服务业利用外资保持较快增长。2013年就是临界点,当年服务业实际使用外资首次占比过半,规模为614.51亿美元,同比增长14.15%,在全国总量中的比重为52.3%。

  再进一步细分FDI行业利用规模和增速的话,可以发现,2013年利用外资规模过百亿美元的行业集中在四大行业,占总规模的81.83%,依次是制造业、房地产业、批发和零售业、租赁和商务服务业。

  这四大行业的分化也已经开始显现(表3)。制造业FDI不仅增速出现负增长,而且其比重由2006年的63.59%下降至2013年的38.74%;相较而言,其余的三大行业房地产、批发零售、租赁和商务服务业占比都在提高,而且增速表现也相对稳定。其中,房地产业FDI占比增长最快,由2006年的13.06%提高至2013年的24.49%。

  此外,在利用外资的地区分布上,基数较低的中西部地区利用外资增速快于东部地区。不过,在全国吸收外资总量中,东部和中西部地区所占比重分别为82.4%和17.6%。

  3.对外直接投资向五大行业集中

  在对外投资方面,中国“走出去”的步伐明显加快。截至2013年底,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累计净额(存量)达6604.8亿美元,较上年排名前进两位,位居全球第11位;中国1.53万家境内投资者在国(境)外设立2.54万家对外直接投资企业,分布在全球184个国家(地区),较上年增加5个。

  近年来中国对外投资呈现出行业、目的地集中与投资主体、方式分散相交织的趋势。

  第一,从对外直接投资行业来看,投向广泛,集中趋势更加明显。2012年,投资过百亿美元的行业主要集中在七个行业,占我国对外直接投资存量总额的92.4%;到2013年,投资则进一步集中在租赁和商务服务业、金融业、采矿业、批发和零售业、制造业等五大行业中,累计投资存量达5486亿美元,占我国对外直接投资存量总额的83%,当年流量占比也超过八成。

  不过,这五大主要行业中也有不同的表现(表4)。从对外直接投资净额这一指标来看,采矿业、批发和零售业、制造业占对外直接投资总净额的比例在提高;租赁和商务服务业、金融业则有所降低。

  第二,投资方式逐渐多样化,跨国并购成为对外直接投资的主要方式。有统计记录的2003年,以收购方式实现的对外直接投资占18%,股本投资14%,利润再投资35%,其他投资33%;2012年,中国企业共实施对外投资并购项目457个,实际交易金额434亿美元,两者均创当时的历史之最。其中,直接投资276亿美元,占63.6%,境外融资158亿美元,占36.4%。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趋势是地方企业、非国有企业的身影增多,改变了以前主要靠央企、国企“走出去”的局面。在2003年,中央管理的企业拥有对外投资存量的九成以上。如今,对外投资主体逐渐多元化,地方企业、非国有企业话语权也在增强。

  一方面,地方企业对外投资稳步增长,2013年地方企业非金融类对外直接投资存量为1649亿美元,占比达到30.3%;在流量上,地方企业非金融类对外直接投资流量达364.15亿美元,占中国非金融类对外直接投资流量的39.3%,其中,广东、山东、北京位列前三。

  另一方面,非国有企业占比不断扩大。截至2013年底,在非金融类对外直接投资5434亿美元存量中,国有企业占55.2%,非国有企业占比44.8%,较上年提升4.6个百分点。2013年,非金融类对外直接投资流量927.4亿美元,其中国有企业占43.9%;有限责任公司占42.2%,股份有限公司占6.2%,股份合作企业占2.2%,私营企业占2%,外商投资企业占1.3%,其他占2.2%。

  4.从“制造大国”到“资本大国”

  引进外资、对外投资作为中国参与全球价值链的一个分工过程,天平逆转的背后,源于中国经济发展的内生变化。

  一方面,中国利用外资环境发生了重大变化。近年来,中国劳动力成本、土地、能源等要素优势在减弱,相应提高了外资企业生产成本,尤其是对于劳动密集型、资源密集型的制造业来说,成本优势正在逐渐丧失。

  与发达国家相比,中国的比较优势在弱化。据学者研究(表5),中国制造业相对美国制造业的成本优势将由2010年的20%下降到2015年的11%,波士顿咨询公司(BCG)预测,到2015年美国的制造业成本比中国长三角地区只高大约5%。

  同时,中国劳动力优势也不敌其他发展中国家。BCG称中国的制造业成本已经高于其它出口大国,目前越南的劳动力成本约为中国的一半。人社部数据也显示,2014年19个地区调整了最低工资标准,平均增幅在14.1%。

  另一方面,成为资本净输出国,这也是中国从“制造大国”转变为“资本大国”,提升全球价值链地位的必要所在。

  经济学家马光远[微博]就认为,一国经济的影响力最重要的不是向全球输出多少产品,而是向全球输出多少资本,并通过这些资本深刻影响全球的经济规则和贸易格局。

  贸易增加值,能客观反映出口对GDP的拉动作用和各经济体在全球价值链上的利益分配。根据商务部的《全球价值链与我国贸易增加值核算报告》,2012年中国出口的国内增加值为14335.8亿美元,仅占当年GDP的17.4%左右。

  而资本投资所带动的增加值反映在GDP上的效益则要更加明显。事实上,综观三十多年改革开放进程,其实就是中国主动融入全球价值链的过程。伴随着中国对外开放的扩大,前期货物贸易和吸收外资是主渠道,后期“走出去”、服务贸易逐步发力,参与全球价值链逐步向全球价值链高端攀升。

  目前,中国对外投资体量仍偏低,但实现资本参与国际分工是一国经济发展的必然阶段。尽管中国是仅次于美国和德国的第三对外投资大国,但就对外投资存量占GDP的比重并不高,2013年,中国对外投资存量为6600多亿美元,全球排名11,占全球存量的比重只有2.5%,对外投资存量只有美国的10%,日本的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