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更多》投资推荐
  • 此栏目下没有文章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投资协会投资咨询专业委员会 >> 在线访谈 >> 正文
国家发改委肖金成:京津冀一体化与空间布局优化
更新时间:2014-8-26 15:25:24来源:本站原创发表

 

京津冀一体化与空间布局优化

——在“2014京津冀区域经济发展论坛”上的发言

国家发改委国土开发与地区经济研究所所长   肖金成


    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2月26日在北京主持召开座谈会,专题听取京津冀协同发展工作汇报,强调实现京津冀协同发展,是面向未来打造新的首都经济圈、推进区域发展体制机制创新的需要,是探索完善城市群布局和形态、为优化开发区域发展提供示范和样板的需要,是探索生态文明建设有效路径、促进人口经济资源环境相协调的需要,是实现京津冀优势互补、促进环渤海经济区发展、带动北方腹地发展的需要,是一个重大国家战略,要坚持优势互补、互利共赢、扎实推进,加快走出一条科学持续的协同发展路子来。习总书记的讲话既强调了协同发展的重要意义,也指明了协同发展的方向。
    一、京津冀在环渤海经济区中的地位
    京津冀包括河北、北京、天津一省两市,区域面积并不大,21万平方公里左右,但却处在环渤海地区的核心区域 ,环渤海地区原指渤海周围的18个城市,这是小口径,后来扩展到了三省二市,即河北省、辽宁省、山东省、天津市和北京市,这是中口径。很多人认为,山西和内蒙与京津冀地区的联系非常紧密,是环渤海地区的能源基地,加上山西和内蒙变成了五省区二市,这是环渤海的大口径。环渤海是未来中国一个重要的增长潜力较大的区域。京津冀与山东、辽宁、山西、内蒙古的紧密合作,会形成环渤海经济区。还有一个概念叫泛渤海,因为辽宁与吉林、黑龙江的经济联系更紧密,合作的必要性更大,而与京津冀的经济联系并不是太紧密。环渤海地区去掉辽宁,就称为泛渤海经济区。
不管是环渤海还是泛渤海,其联系并不是太紧密。因为京津冀内部的合作不是很尽如人意。区域合作必须由近及远,不能由远及近,不能像战国时期的秦国一样,搞“远交近攻”。我们说,区域靠城市来带动,城市靠区域来支撑。北京犹如河北的心脏,天津犹如河北的肺,要协同发展,需要把心和肺放在原来的位置,实际上北京要发挥心脏的作用,天津要发挥肺给全身输氧的作用,只有一条路那就是合作,那就是协同发展,关键是如何协同发展。
    再看京津冀的地貌,北边是燕山,西边是太行山,过去是兵家必争之地,北边有燕山作为屏障,西边有太行山作为屏障,可是现在不行了,过去是怕风,现在是盼风,生态环保主要靠风。两个山把风给挡住了。如果没有这两座山,内蒙古的冷空气长驱直入,雾霾早无影无踪了,现在风被挡住了以后雾霾就留下了,所以雾霾的问题,我觉得和山有关系。有了这两座山产业发展就要受到制约,比如说重化工业的发展就会有废气和废水。但是河北省不搞钢铁、不搞化工、不搞建材等原材料工业搞什么呢?不发展能源产业发展什么呢。河北的发展就会出问题。因为北京和天津像一个黑洞把周边的要素都吸进去了,高科技产业、现代服务业、高端制造业等等,都会选择北京和天津,河北只好发展傻大黑粗的产业。如果说北京、天津和河北能够合作,实现合理分工,河北就不会只发展重化工业。
    二、京津冀协同发展的迫切性
    一是北京发展面临困境。人口膨胀、交通拥堵、环境恶化。大家都想往北京来,北京尽管实施了非常严格的户籍制度,但是很多人不要户籍,尤其是农民工不要户口,甚至不要任何福利,甚至不要北京政府的任何服务,住在“蜗居”里,住在棚户区里,仍然过得有滋有味的。北京几次往外赶,赶出去再回来,现在北京连赶的劲都没有了。
    二是京津冀之间的差距不断扩大。北京天津城市规模很大,而河北各城市规模都比较小。河北省的城镇化水平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六、七个百分点。京津北部,有一个世界闻名的贫困带。
三是区域合作举步维艰。要协同发展必须要合作,不合作怎么协同发展呢?但合作是很难的。北京的空间布局就是单中心摊大饼,从二环摊到了三环,从三环摊到四环,现在正在修七环。七环修成之日就是大饼摊到七环之时。2020年这个大饼会摊到哪里?不得而知。我到大同去,当地发改委副主任说,北京如果修十环肯定修到我们大同。这个圈越来越大,我现在非常忧虑,大饼到2030年到底能摊到哪里?我之所以要讲优化布局,是说如果按照北京的环路修到哪儿,大饼就会摊到哪儿。请看2011年的城市建设面积几倍于2001年,所以北京摊大饼是加速度的。前不久有一个报纸爆料说副首都和副中心要放在保定,有很多人想去保定买房子,问我是不是真的。我说有一点悬,不靠谱。可是保定真的有优势,一是离北京近,但一个重要的趋向就是北京的大饼很可能会摊到保定。既然摊到了保定,保定的房价就会很高,因为北京的房价是像水波一样,离天安门越近房价越高,所以保定肯定要比郑州的房价高。现在的问题在于现在需要担忧什么?我是研究区域规划的,规划是规划未来而不是规划过去,未来20年会出现什么情况,这个大饼到底能摊到哪里?比如说2020年摊到哪里?我想会摊到涿州、高碑店、三河、香河、廊坊。到了2030年可能会摊到保定。我现在所担忧的是在城镇化背景下,以现在的发展速度和要素聚集的程度继续摊大饼。北京不仅在摊大饼,而且在“见缝插针”,“大饼”不断在加厚,最后搞得密不透风。
    三、京津冀空间布局的优化。
    第一,北京要终止摊大饼的过程。不能再见缝插针和继续向外漫延,要做减法,不要再做加法。促进经济要素向外转移,而不是吸引要素到北京来。第二,不要搞城市连绵区,虽然说城市经济学者认为未来会出现很多城市连绵区。比如日本的三大都市圈已经连起来了,长三角的苏南与浙东地区、珠三角也快连成一片。这不是我们所希望的,但长三角北部没有山阻隔。我认为京津冀要极力避免这种情况发生京津冀不要走长三角、珠三角之路,既不能摊大饼也不能搞城市连绵区,所以空间布局要优化。
    空间布局如何优化?首先要终止摊大饼的过程,比如说从五环把它切断,以后不要在五环外再增加产业了,里面也不要见缝插针了,要保留首都功能,把非首都功能转移出去,才能使北京更加宜居。要让要素向其他城市转移,我们发现河北的沿海地区包括天津的滨海新区环境容量比较大,土地空间比较大,所以是未来要素聚集的地方,比如说重化工业应该向沿海聚集。第二,由于太行山聚集了比较丰富的水资源,太行山前的一些城市可聚集更多的经济要素,如保定、石家庄、邢台、邯郸,借助南水北调,水资源能够满足供应,但其和北京一样,不能搞高排放产业,所以产业结构要调整,要升级,把一些重化产业转移至沿海,重点发展现代制造业、农产品加工业等排放小的产业。第三,京津塘发展轴,有发展连绵区的趋势,但要从规划上进行控制,一定要规划足够数量的农田和绿地。主要发展四大节点,北京、天津、武(清)廊(坊)、天津滨海新区,这就是我对京津冀空间布局的设想。张承地区是京津的生态屏障,农村人口需要大量转移。产业要聚集在中心城市,避免分散发展。最后形成一个京津冀城市群,为什么称作城市群,就是不要“摊大饼”要“蒸窝头”,大饼是从中心往外摊,连成一片。蒸窝头的原则是不能连在一起,窝头之间要离开一点。窝头可以高一点但不能连起来。蒸窝头的过程就是城市群发展的过程,也就是说未来北京和天津的规模不要再大了,现在河北的城市比如说廊坊、保定、石家庄、唐山、秦皇岛等,这些城市要逐步地长大,形成一个规模较大的城市群。城市之间要有功能上的分工,不能大家要干什么都干什么。我们规划什么?无非就是确定哪些地方干什么,哪些地方不可以干什么,哪些地方是城市,哪些地方是农田,哪些地方是森林,哪些地方是湿地,都要规划出来,大家按照规划来执行。合理布局就是规划的初衷和目的。
    未来保定和廊坊不能成为北京大饼的一部分,唐山也不能成为天津大饼的一部分。一定要在中间设立隔离区。所以未来应该加快石家庄和秦皇岛市的建设,将其发展成为大城市。因为北京到石家庄有290公里左右,北京到秦皇岛也是290公里左右,大饼怎么摊也摊不到这两个城市。      

     注:本站版权文章,未经作者本人或本站编辑部允许,不得私自转载、复制、印刷、翻译等行为,否则本站   将追究相应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