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更多》投资推荐
  • 此栏目下没有文章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投资协会投资咨询专业委员会 >> 在线访谈 >> 正文
刘如军副会长:理性思考 准确定位 积极应对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机遇和挑战
更新时间:2014-8-26 11:37:20来源:本站独家发布

 

理性思考  准确定位
积极应对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机遇和挑战

——在“2014京津冀经济发展论坛”上的发言

河北钢铁集团院党委书记、副董事长,中国投资协会投咨委副会长 刘如军
(2014年6月29日)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专家、女士们、先生们、朋友们:
    很高兴参加定州市人民政府与中国投资协会投资咨询专业委员会共同举办的“2014京津冀经济发展论坛”。
定州是我国的历史文化名城,紧邻北京不到200公里。在党中央国务院大力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的时代背景下,在定州召开京津冀经济发展论坛,非常必要、也非常及时,对于促进定州地方经济发展、展示定州历史文化名城的形象以及推动投资咨询工作的研究与实践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我相信,通过这次大会研讨,一定会凝聚共识,进一步提升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重要性、紧迫性的认识,进一步加快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的实施步伐,进一步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在定州落地开花。
    当前,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已经上升为国家战略,是国家经济发展、调整产业结构布局的重大举措,也是关乎京津冀地区亿万人民福祉的大事。习近平总书记对京津冀协同发展问题十分关心,从2013年5月开始,就分赴京津冀三地实地考察调研,做出了许多重要指示,强调解决好北京发展问题,必须纳入京津冀和环渤海经济区的战略空间加以考量,以打通发展的大动脉,更有力地彰显北京优势,更广泛地激活北京要素资源;同时,天津、河北要实现更好发展也需要协同北京的发展一并考虑。今年“两会”前夕,习近平总书记在京主持召开座谈会,专题听取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工作汇报,就如何使京津冀协同发展,建立起科学长效的机制,真正实现“一加一大于二、一加二大于三”的效果进行研究和推动,对京津冀协同发展专门作出了“七个着力”的重要指示,为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的实施提出了要求,指明了方向。
    目前,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已成为社会各界广泛关注的热点和焦点话题。各级地方政府和不同所有制形式的经济实体都在紧紧把握这一难得的历史发展机遇,发挥自身优势,抢占先机,纷纷跑步进京“淘宝”,从资金、资产、资本,到技术、管理、项目,寻求合作伙伴,谈合作,谈引进,积极打造承接北京功能疏解和产业转移的平台,加快发展步伐,倾力打造经济发展新的增长极。
    下面,我想结合本人长期在企业工作的一些体会和认识,就地方经济发展问题,谈几点看法,供大家参考。
    一、审时度势,准确解读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的深刻内涵,正确分析属地的客观优势,克服急躁心态,避免盲从跟风。
    紧紧把握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机遇,推动地方经济快速发展,各地这种“盼发展、快发展”的急迫心情是责任和担当的具体体现,值得肯定,也可以理解。但作为一个地方、一个单位管理者,必须保持清醒的头脑,科学合理的产业布局和经济发展不是靠拍脑门、拍大腿的一时冲动,要靠客观理性的分析和坚持不懈的努力。当前我国经济正处于结构调整、转型发展的关键阶段,在地方经济发展的问题上,特别是高层管理人员必须保持清醒的头脑。防止“急迫”心态转变为“急躁”心态,避免由于急躁而失去“理性”、产生“盲目”,历史上这样的教训很多,也付出过一些惨重的代价。现在,我们再也没有资本和条件去重复过去曾经走错的老路。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需要我们的努力,但协同就是双方的事情,不是一厢情愿,是优势互补,“水到渠成”。河北的区位摆在这里,定州的优势就在这里,交通优势、资源优势、人才优势等,但各地产业结构和区位因素的优势又有不同特点,只要我们把生态环境搞好了,把发展环境抓好了,把基础设施建好了,服务水平提升了,通过我们的努力工作,就不愁客商不来、项目不来。所以,我们一方面要借助京津冀协同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的重大机遇,发挥好河北特有的区位、资源(包括自然资源、人力资源和产业资源)优势,做好顶层设计,把发展建立在产业结构优化和布局合理的基础上;另一方面,一定要遵循经济发展规律和产业发展规律,紧紧把握京津产业转移的机会,找准引领点,做好规划衔接,在京津冀协同发展大局中进一步细化自身的功能定位,搞清楚自己“到底适合发展什么?”。不要简单笼统的认为“放到篮子里就是菜”,一定要学会“取舍”,因为有的菜吃了会拉肚子,有的还会死人。
    二、突出重点,通过实施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促进产业结构升级,合理产业布局。
    无论是一个国家还是一个地区,其经济发展有其客观的市场经济规律和产业发展规律。尤其是产业结构的调整与消费结构的升级是密切相关、紧密相连的。从我国改革开放36年的发展历程来看,我国经济先后经历过四轮与人民群众消费结构升级相适应的“排浪式”发展热潮。
    第一轮是1979年~1984年,主要为解决人民群众对日用消费品等基本需求,以轻工业为主的产业开始大发展,年均增长率达到12.8%;第二轮是1985年~1990年,为满足居民消费结构升级带来对家电的需求,以家电产业为终端的产业迎来发展的黄金时期,彩电、冰箱、洗衣机产销量都是十倍甚至十几倍的增长;第三轮是1990年~2000年,为满足国民经济发展和居民消费结构升级带来对交通、能源、通信等方面的需求,基础设施产业掀起一轮发展高潮,使钢铁、机械、石化、电子、原材料、建筑建材等产业飞速发展,并产生了华为、中兴等一大批有国际影响力的跨国企业;第四轮是本世纪前10年,随着居民收入水平的进一步提高,几十万元级的消费开始启动,以住房和汽车为终端的产业进入高速发展期,我国成为了世界最大的汽车消费市场和建筑工地。同时,信息产品市场,金融、保险、媒体、娱乐、教育等新一代第三产业,环保、节能等产业的市场也在形成。
    因此,地方经济发展一定要考虑到国民经济发展所处的阶段,要与地方的资源禀赋、产业基础相适应,而不能有“放在篮子里的都是菜”的思想,盲目引进一些不符合当地条件的项目,给未来发展留下历史包袱。
在这方面,我个人建议:
    第一,要站在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战略高度做好地方经济发展的顶层设计,增强项目引进的科学性。不能因为顶层设计的缺陷和项目引进的盲目性,引发新一轮产业结构不合理,留下历史包袱。
    第二,慎重对待开发区建设。最近国务院和河北省都下达了“最严格的耕地保护政策”,给前期各地开发区“圈地运动”式的发展模式敲响了警钟。未来,国家和河北省对开发区的审批建设有进一步严格的趋势,建议各地以因地制宜为原则开展开发区建设。
    第三,要改变对地方政府的考核办法。彻底摆脱“以GDP指标论英雄”的传统业绩考核,更多的关注长期性、全局性、惠及民生的经济社会指标,比如,增加节能环保、人均收入、交通安全等与人民群众生活密切相关的指标,避免因过度关注GDP指标而导致经济发展的非科学性。
    三、把握方向,把有限的资金投入到能真正增加社会“财富”、造福一方百姓的实体经济上来。
    习近平总书记5月份在河南考察时强调,要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继续处理好“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防风险”的关系,“从当前我国经济发展的阶段性特征出发,适应新常态,保持战略上的平常心态。”
    对于我国经济“新常态”,我们应该进行深度的解读。中国经济已经告别8%以上高速增长的“旧常态”,步入到7%-7.5%的中高速增长的“新常态”。在这种 “新常态”下,经济发展将更加注重结构优化,更加注重惠及民生,更加注重资源节约和环境保护。因此,我们要转变依靠大规模重复、低效投资来刺激经济高速增长的“旧常态”思维,发挥投资在经济结构调整和发展方式转型中的重要作用,着力提升投资的效率和效益,实现社会财富的真实增长。
    实体经济是社会财富的基础,是综合国力的基础,也是改善人民生活的物质基础,因此,一定要把资金吸引并投入到发展实体经济上来。1999年,我参加上海财富大会时,有外国专家在谈到中国经济发展的问题时指出,中国经济要保持持续健康发展,必须把着力点放到实体经济上来,把有限的资金投入到能够创造财富价值的实体经济中。我对这个观点很认同。目前,中国经济处于增长换挡期、结构调整阵痛期和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的“三期叠加”的特殊阶段,大力发展壮大实体经济才是抵御经济周期叠加风险的唯一出路。而我国实体经济,尤其是制造业,总体发展水平不高,“大而不强”的特征十分明显,亟待转型升级,需要大量资金、人才等资源的投入。
    最近一段时间,国务院先后出台了包括“定向降准”、减免税收等一系列促进经济发展的“微刺激”政策。这些政策有别于2009年的“四万亿”,主要目的是促进实体经济,尤其是“三农”产业和小微企业的发展。地方政府应该深刻理解党中央国务院的政策意图,并将之细化为具体的举措,把发展的着力点放在改善实体经济环境上来,有力促进实体经济发展。只有第一产业、第二产业这些实体经济发展牢固了、扎实了,地方经济才有可能实现持续健康稳定发展,第三产业才能真正有长足发展的空间。
    定州作为京津冀经济区重要的节点城市,和河北省改革开放先行试验区,应当紧紧抓住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大战略机遇,发挥毗邻京津的独特区位优势,大力引进大型中央企业进驻定州,发挥大型央企的带动示范作用;同时,依托大型央企形成合理的产业集群,带动地方中小企业的发展。
    谢谢大家!


    注:本站版权文章,未经作者本人或本站编辑部允许,不得私自转载、复制、印刷、翻译等行为,否则本站   将追究相应责任。